Hello Shenzhen | Maker Assembly events held by BC in Edinburgh
513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513,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Maker Assembly events held by BC in Edinburgh

地点:Custom HouseEdinburgh

事件:在这两天的活动中,我不停的和很多人交谈,我开始想为什么不把交谈分享给更多人,我开始用视频简单采访我感兴趣的人,在背景嘈杂的活动中想做到这点不容易,还有几个我很想采访的人,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只能让我们的思维碰撞埋藏在我的脑际中。

  • 第一个采访对象是MakerversityLiza,她略显紧张,可能不习惯对着这么小的采访设备吧(kidding),我让她用简单的语言回答3个简单的问题,让更多的人了解Makerversity的做事方式和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发现,这样的问答很有效,简单的问题,让更多人可以在2-3分钟内了解一个小故事
  • 第二个就是Sarah Smizz,那个艺术家,我本来和她聊的很随意很有趣,可也是一样,面对小小的iphone摄像头,她略显严肃,不过后来就进入艺术家的感觉了,不错
  • 第三个是VA(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的朋友Sarah,起先想像不到,博物馆也在参与设计和创新,聊下来,我感觉博物馆要主动创造作品,而不是只是收藏别人的作品了,这也是一种新的尝试

工作坊

今天,我们还参与了一次Guitar Making Workshop,大家分成几组,用各种木板,钉子,两个三角打印支撑件,琴弦,mini guitar音箱,可能还有胶带(可以做stripe吧),叮叮当当开始干起来,我们组最能干的是Steve,后来知道是南非创客,他好像不习惯先想一想设计一下,而是不顾一切的干起来,我把这种方式归为直接把作品当图纸,长条木板放在地板上,用一条琴弦量一量固定的位置,用钉子固定两头,把三角支撑垫在琴弦下,让它绷紧,把扩音传感器固定在琴弦下,连上扩音器,开机。开始试音,很难听,太低音了,移动三角块,紧固琴弦,如此反复,这就是创客做事的过程。我们的琴有几个不错的设计,把mini音箱也固定在琴身上,方便携带着弹,Steve还加上了Stripe,可以挂在身上,酷毙了!

当整间屋子都充满了重金属噪音的时候,外人是无法忍受的,当身在其中的人却边弹边调整,自在其乐,可能没有人在开始做的时候会想到这样的结果,却通过一段段的迭代和改进,好像每一把琴都有了自己的样子和生命。我和Vicky(带我们来英国的那个小姑娘)说,这个工作坊一定要带回去,因为它方式直接粗暴/有重度参与/有音乐/可以扰民。我们可能从这个粗暴的工作坊中找到了制造的本真快乐吧!

今天在Session中还认识了Jo,她也会去深圳,像我们一样,她是一个建筑师,在做第三世界的建筑创新公益活动,她在告诉我们对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例如慈善,例如创新,都需要好好的Maintenance(持续的维护),就像在Edinburgh整条街整条街看到的老建筑一样,不断的维护让她们坚持至今,变成了神奇。Maintenance需要因地制宜,需要形成高效的方法,需要有持久意志和平和的心态,当然,更需要不断maintenance之后的成果,让自己更让更多的人了解它的意义和价值。谢谢Jo!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