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I’ve drew an airplane in John Lennon Art&Design building
617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617,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I’ve drew an airplane in John Lennon Art&Design building

穿过一条条飞舞在空中的耀眼的线条,我走到一片“空地”,想想该画点什么好呢,画一辆机车怎么样? 貌似有点复杂,那就画一架飞机吧。

拿起“画板”,即VR手柄,抬起右手上的“画笔”指向左手的画板,笔上伸出了一条虚线延伸到画板上,画板的旁边延伸出一个显示窗口实时的反馈出被选择的颜色,点下“画笔”上的按钮,我选择了一个色温偏冷且亮度较高的蓝色,便把画笔伸向漆黑的空中,扣下按钮,在空中继续挥舞手臂,很快就勾出了一个喷气式客机的截面,我把头凑近线条,调整了一下观看角度,发现收尾的时候两条线并没有连接在一起,但是侧面看却是完整的图形,这种立体视觉上的差异甚是奇妙。

不用一会,一架飞机的轮廓就基本上勾勒出来了,我还在底下附上一条跑道,看似一架飞机要降落的场景,作品完工,摘下头盔,旁边的FabLab主管Lawrence对我笑着说“Nice Plane”。

来利物浦之前我简单了google了一下,说利物浦的人普遍热情开朗,同时富有创意,Lawrence就是典型,他带着我和David哥转悠在lab的各个角落,从高端的带颜色的sls三维打印机,到带金属颗粒的打印材料,再到他们做的各种创意作品,都是非常的新颖的设计,包括扫描并打印每个人的笑脸,还有打印出来的也在这个学校里面的另外一个叫Facelab做的通过对骨头进行分析并还原最后相貌的神诞老人原样,然后他继续跟我描述他的使命,就是把Liverpool做成Fab city,通过他的Fablab向城市输出创客精神,鼓励更多不同的人加入,最终建立一个城市的完整的送构思到最终产品的城市生产线,这个构思非常精妙。

今天顺利的找到了我的进驻场地,FACT Gallary,Director Mark,我们的Hellow SZ领队David与我,我们三个人进行了深彻的交流,有趣的是David与Mark都是CS专业出身,却共同更加承认艺术与设计的价值,是未来的主导,随着摩尔定律的停摆,也许就是逼平创意的时候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