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The London Tour
674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674,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The London Tour

第一站:Makerversity

虽然之前就见过图片,但亲眼见到位于泰晤士河畔的Somerset House(萨默赛特宫)时,还是忍不住惊叹!Somerset House的历史可追溯到15世纪的都铎王朝,18世纪起逐渐与皇室脱离关系,成为各类文化教育机构的家园,它也是英国海军的摇篮。20世纪晚期,Somerset House成为伦敦视觉艺术文化的殿堂,梵高割伤耳朵后的自画像即展出于此。我们今天要探访的第一家创客空间,就是位于其地下室的Makerversity。

Makerversity始建于2013年。正当四位设计师创客对伦敦中心缺乏制造空间感到沮丧时,他们找到了Somerset House地下几层的2000平米废弃空间。Somerset House为空间免去第一年的租金。如此,经过9个月的艰苦翻修,Makerversity正式于2014年初向公众开放,并成为一个容纳200名会员,60个创客团队的创意中心。Marc与Beccy带着我们再次见到Liza,我们一同在Autodesk赞助的“classroom” (The Fusion Lab)坐下。Liza简单介绍了教室的功能后,邀请两位入驻的会员介绍他们的项目。

随后,我们参观了办公空间、3D打印工作室、激光切割机、木工坊等等,另外还有供成长起来的团队使用的两层loft空间。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正进行各种有趣的项目,有些生物医药、服装设计和游戏开发各种类别。

我以为这样的空间一定是有政府或企业伙伴资助,然而Liza解释说完全空间依靠会员费支持。一个不固定工位每月200磅,固定工位每月325磅,而两层小楼每月大约需要2000磅。这个价位乘以200名会员,应该是够了,况且Somerset House也持续为空间提供优惠的房租。

下次再去时,得问问清楚入驻是否有条件,再多采访几个项目成员,譬如他们对租金的承受力。服务应该是挺棒!

第二站:Maker Miles

从地铁口出来,便感觉到与伦敦市中心不同的氛围,甚至有些……凋敝与破败。一路走到东伦敦的传奇Machines Room。个人会员5磅一月,还有专为小型企业、初创公司和组织机构设置的会员,100磅可供最多20个个人会员使用。当然,使用工具会收一定的费用,但是这比Edinburgh Hack Lab还要frugal(节俭);走进木工坊,我们也可以看到储存物料的架子租金也是非常便宜的。有些会员正在从事严肃的创新项目,所以比较介意被拍照。

随后,Machines Room的Gareth带我们去了周边的几家合作伙伴。两家是做儿童科技教育的Sam Lab和Technology will save us。有意思的是一位酷阿姨运营的Lime Wharf,创始人还写了一本有趣的书,希望能够买到。大家在此谈及gentrification的问题,也就是艺术家们让空间变得更有意思,随即却又不得不因房价上涨而离开。最后一家是open desk,构建了一个数字化办公室家具制作的在线平台。

因此,这一块一平方英里之地的工作坊、艺术家及设计师工作室、艺廊、小型工厂等便构成Maker Miles。除了上面提及的机构,周边还有East London Printmakers, The Carpentry Club,伦敦Fab Lab,MakeWorks(在爱丁堡的Maker Assembly见到过),The Cocktail Factory,BikeWorks,以及RCA Design Products等等。

第三站:The Design Museum

4点钟在土耳其餐厅吃过午饭后,我们匆匆赶往今天的最后一站,位于荷兰花园的设计博物馆。起初并未太以为然,但在拍照过程中惊奇地发现Maker一词,再拍时变成Designer——原来是一块滚动显示牌!So,最后一个词是User——他们被看作是设计过程中的三个最重要的主体。展览意图启发人们的思考,如设计师如何应对创客及用户的需求,用户如何消费并影响设计,以及技术与制造领域的革新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可惜只有不到一小时就要下班了,我只有抓紧拍照记录。

而其他小伙伴们更感兴趣的是展出的经典设计作品。大家各种摆拍、鉴赏,久久不愿离去,最后被工作人员温柔地慢慢赶出来。据说这个展览会last forever。这无疑是工业设计、互动设计的绝佳展示,那么这也意味着makers将在历史上烙下深刻的印记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