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初见
769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769,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初见

经过20小时的旅程(包括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卡塔尔之首都多哈两小时的转机),飞机终于在当地时间3月1日6点降落在爱丁堡机场。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小伙伴们在兴奋之下,并未感到特别寒冷。但是从大巴下车走到下榻酒店的那几步路,却觉出0度上下的难耐了。

说好回房放下行李速速回大厅吃早餐然后去市中心逛逛,却各有各的需求,最后在12点才出了门。途经Oink烤猪店,洪刚大哥满怀热情带领大家一试,原因是Old McDonald has a farm的童谣中,便有小猪Oink Oink的叫声。味道还不错。随后,大家分批次前往Waverley火车站及苏格兰国家艺术馆,途经许多古老的城堡和房子,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非常漂亮。可惜的是才疏学浅,未能悉知每栋建筑的来龙去脉,便也只能赞叹一声,拍照留念了。

    

就这样,大家最后走到Hacker Lab——爱丁堡的第一家makerspace。Lab的常客,Maker Bee的创始人Costa热情地接待了大家,带大家参观了Lab的各种工具,介绍自己与他人参加的一些有趣的项目,并回答大家的好奇问题。当然,他也希望来自深圳的创客小伙伴们帮他找到一种模块。总体而言,有三点记录。

   

其一,Hack Lab是典型的社区创客空间。会员自治,会员费25磅一月,工具使用费另算,应是非常低廉的。这些费用是否足以支持空间的运营呢?Costa说,这里没有盈利目标啊。大家就是分摊一下房租,有些工具是捐赠的,若是购买的也可以从使用费收回。几乎就没有别的大支出啦。

二是项目以兴趣为主。Costa眉飞色舞地向大家介绍每年6月举行的爱丁堡划艇赛,要求自制划艇,而获奖的将是——the most ridiculous raft(设计最疯狂的划艇)!去年Hack Lab以空间的吉祥物为外形做了一艘四人脚踏划艇,屈居倒数第二;因此今年摩拳擦掌,力图再创几年前勇夺冠军的辉煌。当然,也有商业性的项目,例如空间所使用的门禁系统便为创客所制,并正在进行商业推广;也有一些上众筹的项目。但是,Costa问及中国是否也有这类荒诞的竞赛,恐怕不多见呢。这大概是歪果仁特有幽默,也不失为making for fun的例证哦!

(Source: https://www.list.co.uk/event/203785-edinburgh-canal-festival-and-raft-race/)

三是许多当地人提及的在每年8月举办的爱丁堡艺术节。先引用一段百度百科:“在此期间,观光游客人数达到顶峰;旅店的老板们笑得合不拢嘴;酒吧得以合法延长营业时间,而新开张的酒吧也特别多。全爱丁堡的人都因此而忙碌、疯狂。”所以,就是各种文学、音乐、舞蹈、电影等艺术形式的节目与活动轮番上演,其中也不乏先锋的艺术文化、新媒体与最前沿技术的跨界实践。希望有朝一日能亲历盛况!

(Source: https://edinburghfestival.list.co.uk/festival/edinburgh-international-festival/)

(1 March, 201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