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大学的使命
882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882,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大学的使命

在小伙伴们的护送和Andrew无比详细的指引下,我顺利地搭乘火车来到布莱顿。小城的酒店设施难以与大都市相比,但这家Ibis在后来几天,也在许多小细节中给我惊喜。

起床工作一会儿,Kelly已经开着她的“silly boxy car”来接我去布莱顿大学的Fab Lab。Kelly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学校内部走了无数的程序,才有了现在这个不大的空间和几台机器;家具是学生亲手做的,还有些机器正在漂洋过海。Kelly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创客。她在斯坦福大学获得航空航天博士学位,在NASA工作19年,因为酷爱音乐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在自己的 It’s Not Rocket Science Studios创作音乐作品。现在,她有40%的时间在布莱顿大学教授Digital Music and Sound Art课程。Kelly向我们演示了她所参与研发的Mi.Mu音乐手套。手套融合了传统的布料和先进的动作追踪电子及算法;通过手势检测和映射,手套可以在空中随意发挥,从而发出各种音效。想象一个魔术师,在看不见的钢琴或是架子鼓上演奏出美妙的乐曲,对,这就是手套的功能!而用户对手套的使用更是超越想象,譬如将控制手势编入舞蹈、控制灯光及音效,甚至将歌者的独唱变为合唱,从而进行一场一个人的电子音乐表演。(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E361wobkiE)

(Source: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mimu/mimu-glove-for-music)

手套现在的造价约5000英镑,已经有不少音乐人欣喜地通过它们进行音乐实验。团队也在努力地降低造价,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够使用手套。

从Fab Lab去艺术与人文学院的路上,我们经过Brighton Waste House,一幢使用了500个音乐磁带、2000个磁盘、4000个录像带、近2万把牙刷等废弃物料建成的房子。它不仅是个展示品,而且是一个切切实实能展览、能上课的地方。房子所要传达的理念,是在废弃物与建造中的循环经济,换句话说:“世界上没有垃圾,它们只是放错了地方”。

最后,我们来到艺术与人文学院。这里不仅有各种数字音乐、艺术、陶瓷工作室,还有一个中型木工坊,包括一台大型CNC切割机。Kelly已经订购一台小型CNC切割机,苦于没有地方容纳一台大的;正巧工坊的负责老师更希望用一台小型机器。我想Fab Lab的建设也将会促成学校一些机构合作,更好地启发学生的想象力及动手能力。

看到眼前的一幕幕,不禁为布莱顿大学师生的社会实践默默点赞。谈话中Kelly也提及正在向学校申请经费,以支持15-17位学生参加MIT的“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的课程。每位5000美元,这可不是一笔小费用,整个深圳目前恐怕也只有开放实验室及南荔工坊等少数机构支持员工参加此项培训。然而,曾经也上过这个课程的Kelly说,“我非常希望这些极有天赋的学生参加这个项目,即便他们毕业后不再直接与Fab Lab的事务——我相信他们会受益终身。”

(7 March 201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