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CRL: work hard, have fun, make history
974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974,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CRL: work hard, have fun, make history

周五的清晨,布莱顿乡下人背起行囊,搭火车来到大城市,又一路追寻闻名已久的Central Research Laboratory (CRL)。果然有点远,直到看见一座巨型工厂——The Old Vinyl Factory,入驻的小伙伴Michael出来接我进厂。

CRL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硬件加速器+联合办公空间,拥有原型工坊及专业的咨询服务。空间布局十分鲜明,除孵化、办公、工坊三大空间外,还有一些会谈室和会议室,以及一个公共演示区,配有一个以The Big Idea为中心的市场化路径示意图,包括商业战略及模式、品牌营销等内容。工坊包括激光切割、3D打印以及PCB三个区(公司卡片上说有四个区…),基本用的是技术伙伴Roland的机器(据说Roland也是Fab Lab的标配)。此外,Autodesk也是CRL的技术伙伴,大概如在Makerversity一样提供了软件支持。

CRL的特别之处即在于它是一个地产、大学及政府通力合作的好例子,是一家由U+I地产公司创立,与附近的布鲁纳尔大学及英格兰高等教育基金会(HEFCE)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受欧盟欧洲区域发展基金会支持的机构。U+I自称是“城市复兴与地产开发专家”,在伦敦做了不少建筑更新的项目;而大学和基金会的主要目的在于教育以及孵化学生初创企业。

中午与Michael、书洋、Mat和Kristen一同在“人家的”食堂午餐。Mat谈及他近期回母校去评审service design专业毕业生的作品。正当大家将这种与实践相结合的教学方法给予高度评价时,Matt也表示其实高等艺术学院面临两难境界:一方面,希望教学能够接地气,学生能了解客户及市场需求;另一方面,作为艺术又需维持作品的独立性。此外,Mat也聊起design thinking理念的兴起,导致很多设计师去做企业战略咨询服务。Matt笑称咨询就是画圈圈、画箭头还有连线;几百磅一小时的收入还是很不错的。问:如何能获得用户呢?答:要善问问题,让你的潜在客户觉得,“天呐,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怎么办?”咨询机构便可以顺手推舟地:“交给我们吧”。然而,咨询的效果并不都是立杆见影,Mat也因此厌倦了圈圈箭头的生活,又因为有个创立了Machine Room的姐姐,便出来打理U+I的CRL项目,以期看到真正的改变,从而“创造未来”。

关于CRL是否可以盈利,也就是说,是CRL一家公司还是社会企业的问题,Mat答道“No & Yes”。U+I并不期待CRL能够赚取大量的租金,而是希望通过这个技术先锋社区的营造,似的周边的办公或住宅物业上涨(与创意产业园区的发展如出一辙)。但是,能赚到钱,再回馈到社区,也不错啊。CRL还准备在布莱顿和谢菲尔德的U+I房产中成立新的分支。就布莱顿而言,是否有这个创业氛围,如何与当地政府、大学及创客社群合作,也是正在探索的问题。

CRL的工位从190磅一月起算,细看会员权利,租用固定工位可享受30分钟的咨询服务,租用studio的有60分钟的咨询服务可用,还真是valuable呢。CRL去年入驻两个项目;今年在孵的6个项目中,有3个此前都来过深圳碰过面。一个是儿童教育套件Do It Kits;一个是为Airbnb设计的Ping,帮助入驻者获取房主录下的视频或语音指南,还可以一键拨通房主电话;还有一个是KOSKI,一种可用磁片连接、且载入AR显示的积木,都是有趣的软硬件相结合的项目。

最后,我们在一整面唱片墙上,追寻英国的流行音乐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