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创客西游Mar 14
1023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023,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创客西游Mar 14

上午去知名Linux系统Ubuntu的东家Canonical做做,位于泰晤士河畔的Blue Fin Building之中,不像脑海中的Linux公司,俨然一家成功的软件公司,不过,它也真的很成功。April是负责市场的中国朋友,不介意我们到处拍照,开始给我们讲解最新的Ubuntu Core系统方案,上网一查,Intel Joule就支持Core,一下亲切了很多。Ubuntu的成功得益于Linux开源软件浪潮,也成功的用于机器人等新型技术项目,Canonical的商业模式并不是从普通Linux用户那里赚钱,像微软那样,而是通过提供操作系统定制服务赚大企业的钱,例如Intel(是不是?)。我们聊到了如何让Ubuntu支持深圳的公板产业,这可是未来一段时间智能硬件创新的源泉之一,有难度,需要新的模式支持,简单的说,就是如何让Ubuntu能过运行在众多公板上,提供第三方可定制化服务,谁出钱谁出力谁受益,这些问题要找到答案。共同努力吧,Ubuntu和深圳。其实我还准备了一个小问题,来自用它开发机器人应用的朋友,Ubuntu安装时设置时可否将中国放在第一页,哈哈,有趣!

Blue Fin Building居然就在Tate现代美术馆旁边,那还不顺路去转转,久闻大名。Tate不同于大英或者其他博物馆,这里都是现代艺术作品的展示,即使能够看到印象派如莫奈的作品,也是和现代作品对照展示的,还有趣的展示设计。对我来说神奇的是,第一次在现场看到Giacometti的雕塑作品,不过这一件是他30年代早期的,太现代太抽象,名为《时光印记》。时间的关系,没有转遍,估计Giacometti的作品也没有看完,工作要紧。不过,多说一句,参观这样的地方,绝对也是对创新有帮助的体验,艺术和艺术家走得非常超前,让我们远远的看到思考和未来的力量。

回到Makerversity,Liza正等着我聊聊Maker Connections,能不能做一个项目,通过某种方式把makers,或者更多的人连接在一起?这是一个很妙的但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难为英国的设计师一直有这样的开放的思考。其实,中午的时候,我已经在和午餐的几个设计师朋友埋下伏笔,我们要一起设计一个项目出来,不用非得的智能或者电子的,关键是解决一个什么样的问题,九州同学第一个跳出来说想做一个乞丐储钱罐,用于公益事业,很不一样的出发点啊!我和Liza 头脑风暴起来,我又拿出了Curie做例子,能否让很多人感知到其他人的日常或者体育运动,至于它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再一步步头脑风暴吧。我们还约好了接下来今天的安排,要大量的不知疲倦的和makerversity的members碰撞,我还喜欢这样的安排,瞧着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