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Tour de New England House
1140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140,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Tour de New England House

New England House(简称NEH)是一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8层工业建筑,可出租面积超过12万平方英尺(约1.1万平方米)。作为市政府的房产,目前已有60%的区域出租给创意产业(尤其是数字媒体产业)、餐饮、零售、建筑及营销企业等。正是这种有趣的商业组合,加上廉价的房租及弹性租约,使其特别受到初创及成长中的企业的欢迎。

9点15分,在Spacemaker的负责人Matt的带领下,我们开始比走马观花好一点但也没充裕到能坐下来谈(除了在Fusebox)的参访,每家15分钟。第一家是面包厂Real Patisserie。简单寒暄后,负责人Alex请我们穿戴上防尘衣帽,一同去参观生产车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成袋的面粉、巨型的面包架及烤房。这个点大部分面包都已经生产送到5-6家自营面包店及一些咖啡馆。工人看起来并不多,从揉面、切面、卷面都是自动化,不过卷好的面团需要人工放进烤箱。Andrew问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这些工人是直接按照指南操作机器的,还是也需要个人的经验决策?”Alex说,经验还是很重要的。譬如室温控制一直是个问题,此时就会需要工人依据经验来决定面团是否发酵完成。

 

第二家Reilly Cycleworks/frame school,是一家高端自行车定制工作室,有时也举办一些工作坊。一台单车价格大约5000磅,看到出主人非常自豪,因为表述中“很多不懂自行车的人在生产自行车……”

第三家Aerostrop是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业务包括航空、能源以及艺术项目。很有幸在这里见到两位热情的中国小伙伴,因此第二天一起吃饭时听到很多老板的八卦。主人Chris一看就是艺术家(员工评价还是话痨),以为他是法国人,不想是公司唯一的英国人。公司成立有10来年,搬到NEH也有9年,具体项目有风力发电机扇叶设计、艺术装置技术支持以及一些纯属爱好的风力火箭帆船制造。据说最痛苦的就是艺术项目:艺术家们灵机一动,工程师们就得重新建模改图纸。另外,法国人和德国人的办事风格也被比较一番。据说法国合作伙伴有点随意……而德国人则非常较真,确定一切细节再动手。公司在NEH另有一间实验室。当时Andrew说哇我们去看看;Chris赶紧说,啥也没有啊。出来时Matt说那间实验室肯定有top secret(最高机密),因为有看到他们公司的人穿着白大褂进进出出。向中国小伙伴求证:机密还真的有。

第四家是Fusebox加速器,与Wired Sussex及布莱顿大学共同致力于数字中小企业的成长,小有名气的创客教育机构MakerClub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隔壁另有个空间也已租下,正在两边打通,一边是固定工位,另一边是活动区,这样就不用一有活动就要挪桌子了。

 

第五家是Jenny King刺绣工作室。主人低调地向我们展示了她们为大牌设计如Vivienen Westwood提供的刺绣作品。小小空间放着四台人力刺绣机,另有一台数字刺绣机正在工作。Jenny说她们的作品大多是单件或是小量生产,数字刺绣机只能承担20%的工作,其他就要人工完成。人工刺绣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也更受客户欢迎。

途中,我们还经过几家聚在一起的木工坊,为聚会和活动设计艺术科技装置的Harvey and John/Guineapig,提供各类绘画工作坊的Draw,以及一些摄影、动漫工作室。一开始我很惊讶创客空间/创客工作室也可以以聚集的形式存在,但参观后感觉这倒比较像国内的创意产业园区。他们自己也说是a mixture of creative business和workshop。大概英国的创客文化早就与创意产业交织在一起,如crafts、fashion、software design等等。

  

最后,致敬可亲高效的Matt,在Hello Shenzhen Hello Fab Lab之夜见过后就张罗着tour de NEH。他的Spacemaker是一家空间再生策划机构,在NEH也策划过“电梯的一天”,“空间的延伸”等项目。近期他正在向市政府建议成立一个非盈利机构来将NEH重塑为公共的、社区运营的形象,也包括设置餐厅、公共生产空间等。感觉国外比较纯粹的创客确实挺counterculture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