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Joseph Wang
4
archive,author,author-joseph,author-4,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读书时的我痴迷于工业设计概念设计,还有建筑造型设计,有一天慕名去听马岩松在方所的讲座,不曾想到现场密密麻麻的人群,我挤进人堆中,希望能听到点讲座的内容,但是听到的只是附近的人在大谈各种大师和概念,听讲座的心情被打消了,我便走到旁边的畅销书架边,拿起来了一本对我的未来有重大影响的书—《创客》。 在Build Brighton创客空间,一个大叔兴致勃勃的从书包里拿出一只小熊和一堆图纸,说这是他给女儿做的玩具,具有Alexa语音接口,手个嘴是可以动的,可以在他不在家的时候陪伴他的女儿聊天,学习,图纸是项目的电路图,也是他和女儿一起完成的,上面有蜡笔图的电路,还有i/o口的示意图,非常的可爱,他说这个项目是全程和女儿一起进行的,希望女儿也能体会到make的乐趣,顿时我脑海里划过了埃龙马斯克,乔布斯等人的名字。 在Does Liverpool创客空间,一个年轻女生叫Mary,正在试着把代码烧录到手中的esp8266当中,她想做一个可穿戴的灯光互动装置,用于一个艺术项目,她刚刚开始学习嵌入式开发,从网上买来了板子,跟着教程一步一步的在面包板上布下电路和芯片,显然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好在网上的创客社区有丰富的学习资源和开放代码,同时空间里面的也有其他高手相助,应该能让她完成项目。 这两个UK的创客空间,都让我想到了像深圳的SZDIY,SZOIL FabLab也是一个由member互相承担空间开支的创客空间,这里有很geek的人,也有初学者,有成员捐赠的各种设备工具,每周的固定meet up让大家互相分享一周以来的成果,非常的地道。 这次Hello SZ项目快到尾声了,我也离开Liverpool前往London进行最后的项目总结,在Liverpool的FACT我遇见了很多很有创意的人,学习了他们很多的经验,最后顺利的完成了我的熊猫项目,收获满满。 尽管在创客圈子里面摸爬滚打了几年,arduino,rpi,3d打印,quad,python,linux,js也已经玩得挺熟,但这次UK之行任然让我有着强烈的感觉,创客运动的内核并不是把人培养成专业电子&软硬件开发者,而是为有创新能力的人打开一扇门,让他们挥洒自己的创意。...

[video src="http://helloshenzhen.org/wp-content/uploads/2017/03/movePanda.mp4" width="544" height="960"][/video] 大概是3-4个月之前吧,我在Hacker News上面看到了篇文章,大概是说英国已经开始把Minecraft这个游戏带进课堂,在物理课,音乐课,手工课等课程中都已经在运用,非常有幸,我这次的交换项目就是与FACT的Director Dr.Mark合作进行一个机器人与Minecraft交互的教育项目,为此我特意在来之前两个月从官网mojang购买了正版的Minecraft(MC)在家苦练一番。 这个游戏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主角是一个叫steve的粗糙的方块人,在游戏里面需要通过采集不同的材料来升级自己的装备,同时可以给建造更加坚固的房子来地狱如僵尸,骷髅兵的突袭。在艰难的生存了十天以后,还是一不小心被后面的弓箭骷髅终结的“生命”。当然,国内有很多第三方开发的MOD,可以模仿一些别的游戏的对战方式,增添了很多趣味性。 Ross和Gemma是Dr.Mark介绍给我两位Maker,他们都在MC里面开发过很多很有意思的应用,在先后与他们交流后,我才懂得MC的一些开发流程,以及相关的工具,原来已经有相关的软件接口来与MC交互,收集信息,执行命令,生产建筑,几乎无所不能。 我最先见到的人是Ross,他是一位中年Maker,与几个朋友一起经营在利物浦有名的Does创客空间,他在做的一个项目叫做RF-Craft,是一个探索MC与现实世界游戏互动的项目,具体产品是树莓派的一块拓展版,板子上有无线模块,他们做的一个真实尝试就是捉迷藏游戏,游戏开始之前,藏的人和抓的人都拿到了这块板子,然后他们就躲到制定的建筑物里面,建筑物是和MC相连的,也就是说MC里面也有这个建筑物的模型,藏的人确定藏的位置后,便触发板子上的按键,这样他躲的位置就显示在了MC中,抓的人看到MC中的位置后,开始找寻,到了大概藏的人的区域后便按下手中模块的按钮,便是成功找到了一个人。这种游戏与现实的交互确实很有趣,也是大胆的尝试。 Gemma是一位年轻女性,是一位Maker和艺术家,同时也致力于MC的硬件交互与设计。上午刚与Ross见完面,刚刚回到我的工位上,Mark就跑来跟我说Gemma来了,我便赶紧跑过去跟她会面,Gemma拿着一大堆东西,分别放在3个书包里面,在我简短的跟她说完我的项目以后,她便开始帮我分析有哪些是我需要用到的技术,比如Python代码库MCPI里面的一些API的介绍,说到这里她便从一个大包一面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来,里面有一大堆树莓派,树莓派屏幕等设备,想来是开工作坊用的吧,她很快的就搭好一套电脑系统,熟练的打开游戏,以及控制台,简短的几行代码后,好玩的东西就发生了,这个程序叫Rainbow Road,在游戏里面不管角色走到哪,脚下都踩着一条彩虹,非常好玩。 简单了交代过后,我也懂了大概的开发流程,这时她又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给我介绍说这个是一个打孔卡片读取机,在打孔纸上扣出几个小孔形成一个表情,将纸片插入读取机,这个表情就出现在了MC里面,多画几张,就可以做成小动画,很能培养小朋友的想象力,同时也让他们了解计算机的工作原理。 往后的几天我都呆在实验室里面继续开发项目,我们初步的Idea现在有一只没有大脑的熊猫,让小朋友是像电影“inside out”那样,进入熊猫的身体去扮演它的大脑,一个人控制往前,一个人控制往后走,另一个控制摆手,最后帮助熊猫找到它最心爱的竹子。这个过程能锻炼孩子的合作沟通能力,同时对计算机的控制命令,机器人结构等有基本的认识,便达到这个项目的目的。 项目虽然还在进行当中,但是对于没有太多教育经验的我已经受益颇深,望能在后面取得好的结果。 Ref: RF-Craft:https://github.com/cheapjack/RF-Craft/blob/master/MinecraftAPIRef.md Pattern-Craft:http://www.gemmamaylatham.co.uk/portfolio-item/patterncraft/...

   今天晚上我去参观了一间利物浦比较有名的创客空间—Does的开放日,位于市中心一座建筑的4楼,场地不大,几乎挤满了人与设备,巨大的激光切割机在不停的工作,这种切割木头的机器产生了一股微糊的木头味道,切割机是我之前读uni时常用的机器,这股味道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每次切割的时候总是充满期待,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东西。 正在使用这个巨大切割机的是一位老人,年纪看起来应该有60多吧,他小心翼翼的用微微颤抖的手把切好的木块从切床上拿起来,清理掉木屑,再拿回到自己的工作台上堆起来准备装砌,我的同伴Mark问他在做什么呢,他说要做一个日式灯笼,说完顺势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发现了我这个中国人,犹豫了一下,马上补了一句“may be it is chinese lantern”,我也连忙回一句“yea, there are almost the same”,缓解下气氛。 老人的屏幕上打开的是CAD软件,我没看不出来是哪个软件,软件上面是一个用木片装配好的灯笼,他一边对照了自己的模型,一边一块块的把切好的木片堆砌起来,他同时还有能把这个模型上的木片转换成了平面的图案,用于生成切割机走刀的gcode文件,非常的细心,换做是我,一定懒得把模型用三维重现,而是直接上手画二维文件再切割拼装了。 不一会儿,灯笼的样子就出来了,是一个方块状的四面灯笼,每一面有像传统中式窗户上面的那种纹理,总的来说,这个灯笼的设计不算精良,有些结构的处理也不算太专业,但是想想这么大年纪的人,还能使用专业的建模软件,专业的切割软件,也是真的不容易,同时在场的也有挺多老maker的,有些人在玩3d打印,有些人在做基于Arduino的电子项目,都很投入的在享受这个过程。 Maker Movement给了我们很多先进的生产工具和创作工具,当然也成为了利物浦退休老年人的生活娱乐工具,其实这就是创客运动倡导的价值,真正开始动手制作,享受其中的乐趣,分享得到的成果,这种快乐谁能够拒绝?...

[video width="960" height="544" mp4="http://helloshenzhen.org/wp-content/uploads/2017/03/WeChatSight12.mp4"][/video] 穿过一条条飞舞在空中的耀眼的线条,我走到一片“空地”,想想该画点什么好呢,画一辆机车怎么样? 貌似有点复杂,那就画一架飞机吧。 拿起“画板”,即VR手柄,抬起右手上的“画笔”指向左手的画板,笔上伸出了一条虚线延伸到画板上,画板的旁边延伸出一个显示窗口实时的反馈出被选择的颜色,点下“画笔”上的按钮,我选择了一个色温偏冷且亮度较高的蓝色,便把画笔伸向漆黑的空中,扣下按钮,在空中继续挥舞手臂,很快就勾出了一个喷气式客机的截面,我把头凑近线条,调整了一下观看角度,发现收尾的时候两条线并没有连接在一起,但是侧面看却是完整的图形,这种立体视觉上的差异甚是奇妙。 不用一会,一架飞机的轮廓就基本上勾勒出来了,我还在底下附上一条跑道,看似一架飞机要降落的场景,作品完工,摘下头盔,旁边的FabLab主管Lawrence对我笑着说“Nice Plane”。 来利物浦之前我简单了google了一下,说利物浦的人普遍热情开朗,同时富有创意,Lawrence就是典型,他带着我和David哥转悠在lab的各个角落,从高端的带颜色的sls三维打印机,到带金属颗粒的打印材料,再到他们做的各种创意作品,都是非常的新颖的设计,包括扫描并打印每个人的笑脸,还有打印出来的也在这个学校里面的另外一个叫Facelab做的通过对骨头进行分析并还原最后相貌的神诞老人原样,然后他继续跟我描述他的使命,就是把Liverpool做成Fab city,通过他的Fablab向城市输出创客精神,鼓励更多不同的人加入,最终建立一个城市的完整的送构思到最终产品的城市生产线,这个构思非常精妙。 今天顺利的找到了我的进驻场地,FACT Gallary,Director Mark,我们的Hellow SZ领队David与我,我们三个人进行了深彻的交流,有趣的是David与Mark都是CS专业出身,却共同更加承认艺术与设计的价值,是未来的主导,随着摩尔定律的停摆,也许就是逼平创意的时候了。...

Hannah Steward, 是RCA的Researcher,当她演讲的时候,我完全地不能自拔地被她优雅的举止,富有韵律的谈吐所吸引,她扎着金色的辫子,穿着打扮比较朴素,但仍不能掩盖她高雅的气质,她在说一句话的时候一般先以低沉的音调开头,在语句的重点部分一般会用介词带出重要的词语,在这个时候她的音调会微微升高,但是音量任然保持着平稳甚至比之前更低一点,那个声音一直在我脑子里回荡至今。

当我们询问Hacklab的负责人Costa,问他们的创客空间怎么盈利,后续怎么发展时,他很坦然的回答了题目上的这句话”It is pretty much like a club here in Hacklab”, Hacklab的成员因为纯粹的兴趣而汇聚,纯粹是为了享受make的乐趣,25英镑的monthly membership fee在深圳也只能用廉价来形容了,所收的所有费用用来维护日常开支,工作人员zero income。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其他的几个创客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