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wen wen
5
archive,author,author-wenwen,author-5,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New England House(简称NEH)是一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8层工业建筑,可出租面积超过12万平方英尺(约1.1万平方米)。作为市政府的房产,目前已有60%的区域出租给创意产业(尤其是数字媒体产业)、餐饮、零售、建筑及营销企业等。正是这种有趣的商业组合,加上廉价的房租及弹性租约,使其特别受到初创及成长中的企业的欢迎。 9点15分,在Spacemaker的负责人Matt的带领下,我们开始比走马观花好一点但也没充裕到能坐下来谈(除了在Fusebox)的参访,每家15分钟。第一家是面包厂Real Patisserie。简单寒暄后,负责人Alex请我们穿戴上防尘衣帽,一同去参观生产车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成袋的面粉、巨型的面包架及烤房。这个点大部分面包都已经生产送到5-6家自营面包店及一些咖啡馆。工人看起来并不多,从揉面、切面、卷面都是自动化,不过卷好的面团需要人工放进烤箱。Andrew问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这些工人是直接按照指南操作机器的,还是也需要个人的经验决策?”Alex说,经验还是很重要的。譬如室温控制一直是个问题,此时就会需要工人依据经验来决定面团是否发酵完成。   第二家Reilly Cycleworks/frame school,是一家高端自行车定制工作室,有时也举办一些工作坊。一台单车价格大约5000磅,看到出主人非常自豪,因为表述中“很多不懂自行车的人在生产自行车……” 第三家Aerostrop是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业务包括航空、能源以及艺术项目。很有幸在这里见到两位热情的中国小伙伴,因此第二天一起吃饭时听到很多老板的八卦。主人Chris一看就是艺术家(员工评价还是话痨),以为他是法国人,不想是公司唯一的英国人。公司成立有10来年,搬到NEH也有9年,具体项目有风力发电机扇叶设计、艺术装置技术支持以及一些纯属爱好的风力火箭帆船制造。据说最痛苦的就是艺术项目:艺术家们灵机一动,工程师们就得重新建模改图纸。另外,法国人和德国人的办事风格也被比较一番。据说法国合作伙伴有点随意……而德国人则非常较真,确定一切细节再动手。公司在NEH另有一间实验室。当时Andrew说哇我们去看看;Chris赶紧说,啥也没有啊。出来时Matt说那间实验室肯定有top secret(最高机密),因为有看到他们公司的人穿着白大褂进进出出。向中国小伙伴求证:机密还真的有。 第四家是Fusebox加速器,与Wired Sussex及布莱顿大学共同致力于数字中小企业的成长,小有名气的创客教育机构MakerClub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隔壁另有个空间也已租下,正在两边打通,一边是固定工位,另一边是活动区,这样就不用一有活动就要挪桌子了。   第五家是Jenny King刺绣工作室。主人低调地向我们展示了她们为大牌设计如Vivienen Westwood提供的刺绣作品。小小空间放着四台人力刺绣机,另有一台数字刺绣机正在工作。Jenny说她们的作品大多是单件或是小量生产,数字刺绣机只能承担20%的工作,其他就要人工完成。人工刺绣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也更受客户欢迎。 途中,我们还经过几家聚在一起的木工坊,为聚会和活动设计艺术科技装置的Harvey and John/Guineapig,提供各类绘画工作坊的Draw,以及一些摄影、动漫工作室。一开始我很惊讶创客空间/创客工作室也可以以聚集的形式存在,但参观后感觉这倒比较像国内的创意产业园区。他们自己也说是a mixture of creative business和workshop。大概英国的创客文化早就与创意产业交织在一起,如crafts、fashion、software design等等。    最后,致敬可亲高效的Matt,在Hello Shenzhen Hello Fab Lab之夜见过后就张罗着tour de NEH。他的Spacemaker是一家空间再生策划机构,在NEH也策划过“电梯的一天”,“空间的延伸”等项目。近期他正在向市政府建议成立一个非盈利机构来将NEH重塑为公共的、社区运营的形象,也包括设置餐厅、公共生产空间等。感觉国外比较纯粹的创客确实挺counterculture的。   ...

与Andrew头脑风暴一上午,简单午餐后,苏塞克斯大学科技政策研究所(SPRU)的Adrian Smith教授与Cian O’Donovan博士如约来到Lighthouse。Andrew和我将参与其课题“数字制造技术背景下手工艺及编码行为研究”的方法论实验。 他们用的是Q方法。Andrew和我既非匠人也非码农,所以我们的数据不会被纳入最终的分析中,而是测试方法设计是否有效及如何完善。之前,Cian已把项目介绍链接发给我。Adrian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及项目,我也表达了对SPRU的久慕、对创客研究的兴趣来源以及当下关注的节俭创新、社会创新。Adrian听后表示我们的研究有许多交叉之处,希望实验后能详谈呢。 实验开始。我们四人分为两组。Andrew和我分别被给予42张卡片,每张上面都有一句意见陈述,如图片上的“与其他创客合作使用数字制造技术让我更具生产力”,另外还有“我认为数字制造技术将会让手工艺消失”、“我认为政府必须大力支持提供数字制造技术实践的空间”、“就我的经验,我认为数字制造技术将振兴英国的制造业”、“将我的作品在线发布能带来更大的受益”、“爱好者与创业者在一起工作对双方都有利”以及“爱好者与创业者在一起工作会产生矛盾”等等。 第一步,Andrew和我分别将卡片分为三叠:同意,不同意或中立(不确定)。这倒不难,我们很快就分好了。Adrian和Cian也询问了我们对卡片有什么意见。 第二步,Adrian和Cian分别拿出9张计量卡,从-4强烈不同意到+4强烈同意,请我们将三类卡片再分成9类。这就有些难度了,9类太多了,很难讲我们是-3不同意还是-2不同意啊——5-7类就够了……吧。我们从之前的同意或不同意两级开始分类,然后再将中立分类,此时发现自己对先前不确定的卡片有了更明确的意见,并倾向于将它们至少分到-1或+1一栏下。抬头一看,Andrew和我一样0下没有卡片,Andrew说0看起来没什么用……总要有点倾向嘛。同意!   一番“艰难”抉择后终于完成,Cian也追问了一些意见。以为游戏结束,结果Cian拿出第三步解释图:我们必须把现有的卡片整理成梯形,也就是如下结构: 小伙伴们惊呆了——之前我们都没有0啊,4倒有好多张。Andrew率先动起手来,我也听到Adrian说在这个阶段可能就不是我是否同意,而是什么最重要了。我也赶紧从4开始动手,但是许多的4挪到许多的3,然后又要一起读一篇再决定,太费时间了。我又从比较少-4开始,这样稍微顺一点。到了中间这一栏就觉得更难了,必须找出最不重要的6张。我不由地问Cian为什么要按这个模式归类,有些迫使我改变主意呢。Cian说因为将会有40个人参加试验,所以要按既定模式来对比大家的选择。1小时时间到我还没有完成。我也可以放弃因为这只是方法测试,做不完可能说明卡片太多了。但是,放弃不是摩羯的风格,所以,我又用了10分钟完成测试。Yeah! 只是Adrian有事先走了,我们没能讨论一下我的方法论困惑,因此约了下周二去拜访创新研究圣地SPRU。在实验过程中再次感受到研究方法论的过程严谨性。百度搜索了Q方法,也发现有些争议,譬如我们只能通过对现有意见的归类来获得我们自己观点;当然除归类外我们也被鼓励指出卡片未能涉及的内容或是陈述模糊指出,或可弥补上一缺陷。但是还是可以多了解这个方法,甚至试验一番。至于如何获得42张卡片上的陈述,为什么要42张以及为什么遵循当下的排列格局,下次见面再问。...

  今天下午在Lighthouse楼下的Digital Lounge参加了一个Curiosity Hub主办的儿童动画制作工作坊毕业展映。不到四点就陆陆续续有家长带着学员小朋友来了,进教室时已是济济一堂,只好与Lighthouse的小伙伴坐在最后。 (from Lighthouse) Curiosity Hub的创始人Jessica首先欢迎大家的到来,然后稍微介绍了一下工作坊的内容。工作坊进行了8周。在每周一下午4:00-5:30的课堂上,小朋友们从了解动画最基本的原理,到创作自己的剧本,到用彩色黏土、纸张等材料创造布景及角色,再到用摄像头捕捉角色的动作,最后加上音乐及音效。每个作品大概1分钟,但是,1秒钟的动画需要8张图片来合成,所以工作量(特别是对于小朋友来说)还是很大的。话不多说,Jessica开始放映动漫作品。 第一个作品讲述了一只两只小狗来到马戏团被喂了西蓝花后进行各种表演;第二个作品……没看懂;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也都没有看得很懂……最后一个还是看明白了:皮卡丘大战小怪兽。每个作品展示前Jessica会先问小朋友影片的名字,有些小朋友想好了,有些还没想好;放第一遍后Jessica再问制作过程中最开心的是什么经历,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又是怎样克服困难的;然后再放第二遍。 IMG_6717 所有的影片放映后是展示时间,也就是小朋友现场操作,告诉观众们是如何制作动画的,也可以随意去看看别人的作品。有些小朋友很爱说话,讲了一大通,然后我与另一位local的女士相视一笑……原来不只是我听不懂啊!有些就比较害羞。但是,这些都不影响他们创造力的发挥;孩子内心的丰富也是我们难以一一探悉的。  (from Lighthouse) 最后是证书发布。Jessica也顺便做个小广告:Curiosity Hub是一家专注于创意STEAM教育机构,专为6-16岁的学生设计课外课程,领域除了动画制作还有乐高机器人、Minecraft、数字音乐、电脑游戏开发、网页与手机app开发以及户外搭建。这一次的活动收费每位120磅,算下来每45分钟7.5磅,应该算能接受吧?此次Lighthouse为活动提供场地,也算是一个试验性合作,看看合作效果再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想想现在的小朋友也挺幸福的。随着STEAM及创客教育的发展,也许以后他们就不用硬啃数学、物理课本,而是更多地从动手实践中去学习、去构建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也明白自己的兴趣与特长所在。...

周五的清晨,布莱顿乡下人背起行囊,搭火车来到大城市,又一路追寻闻名已久的Central Research Laboratory (CRL)。果然有点远,直到看见一座巨型工厂——The Old Vinyl Factory,入驻的小伙伴Michael出来接我进厂。 CRL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硬件加速器+联合办公空间,拥有原型工坊及专业的咨询服务。空间布局十分鲜明,除孵化、办公、工坊三大空间外,还有一些会谈室和会议室,以及一个公共演示区,配有一个以The Big Idea为中心的市场化路径示意图,包括商业战略及模式、品牌营销等内容。工坊包括激光切割、3D打印以及PCB三个区(公司卡片上说有四个区...

这大约是我最轻松的一次演示了——没有事先演练,甚至也没有讲义。当然,一方面这些内容应是很熟悉了;另一方面,这几天身处于全英环境,语感得到酝酿发酵,我想大概可以用聊天的方式向大家展示深圳创客发展的概况。 这就是Andrew和Kelly策划的“Hello Shenzhen Hello Fab Lab”小聚会,事先通过Eventbrite发布,最后来的小伙伴约30多位,刚刚好,不多不少。Kelly首先介绍了在布莱顿大学筹建Fab Lab的初心、进展及使命,Andrew接着介绍了Hello Shenzhen项目的概要,最后便是我的演示。反响还不错,我们仨都得到许多积极有用的反馈。Andrew还在墙上贴了两张白纸,鼓励大家在上面写下“我能如何参与(入驻研究及创客社群)”的答案。 因此,便有了我们第二天的入驻计划讨论。到办公室时,Andrew已经在墙上画出日程表,写下我们未来两周要进行的系列活动;同时,各种邮件沟通确定行程,我收到的转发的邮件便有10来封,真是辛苦他了。前几天他随手在几张纸上画下布莱顿创客生态系统示意图,今天又尝试用Graph Commons作图,歪果仁真是好学呀。   把这些点线面理理,大致有如下布莱顿创客生态体系初体验: 研究:布莱顿大学/数字媒体与声音艺术专业(Digital Media Sound Art)/Fab Lab, 苏赛克斯大学/SPR/Innovation Centre; 创客社群:Build Brighton, Eagle Lab, New England House; Maker Club; Curiosity Hub等; 加速器/房地产:Field CRL (U+I地产)/银行地产; 公共机构:Arts Council England/lighthouse;博物馆/艺术与手工艺运动/工业遗产; 活动:mini Brighton Makerfaire 。 期待每一个小点的展开! (8-9 March)...

在小伙伴们的护送和Andrew无比详细的指引下,我顺利地搭乘火车来到布莱顿。小城的酒店设施难以与大都市相比,但这家Ibis在后来几天,也在许多小细节中给我惊喜。 起床工作一会儿,Kelly已经开着她的“silly boxy car”来接我去布莱顿大学的Fab Lab。Kelly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学校内部走了无数的程序,才有了现在这个不大的空间和几台机器;家具是学生亲手做的,还有些机器正在漂洋过海。Kelly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创客。她在斯坦福大学获得航空航天博士学位,在NASA工作19年,因为酷爱音乐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在自己的 It’s Not Rocket Science Studios创作音乐作品。现在,她有40%的时间在布莱顿大学教授Digital Music and Sound Art课程。Kelly向我们演示了她所参与研发的Mi.Mu音乐手套。手套融合了传统的布料和先进的动作追踪电子及算法;通过手势检测和映射,手套可以在空中随意发挥,从而发出各种音效。想象一个魔术师,在看不见的钢琴或是架子鼓上演奏出美妙的乐曲,对,这就是手套的功能!而用户对手套的使用更是超越想象,譬如将控制手势编入舞蹈、控制灯光及音效,甚至将歌者的独唱变为合唱,从而进行一场一个人的电子音乐表演。(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E361wobkiE) [video width="568" height="320" mp4="http://helloshenzhen.org/wp-content/uploads/2017/03/the-gloves.mp4"][/video] (Source: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mimu/mimu-glove-for-music) 手套现在的造价约5000英镑,已经有不少音乐人欣喜地通过它们进行音乐实验。团队也在努力地降低造价,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够使用手套。 从Fab Lab去艺术与人文学院的路上,我们经过Brighton Waste House,一幢使用了500个音乐磁带、2000个磁盘、4000个录像带、近2万把牙刷等废弃物料建成的房子。它不仅是个展示品,而且是一个切切实实能展览、能上课的地方。房子所要传达的理念,是在废弃物与建造中的循环经济,换句话说:“世界上没有垃圾,它们只是放错了地方”。 最后,我们来到艺术与人文学院。这里不仅有各种数字音乐、艺术、陶瓷工作室,还有一个中型木工坊,包括一台大型CNC切割机。Kelly已经订购一台小型CNC切割机,苦于没有地方容纳一台大的;正巧工坊的负责老师更希望用一台小型机器。我想Fab Lab的建设也将会促成学校一些机构合作,更好地启发学生的想象力及动手能力。 看到眼前的一幕幕,不禁为布莱顿大学师生的社会实践默默点赞。谈话中Kelly也提及正在向学校申请经费,以支持15-17位学生参加MIT的“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的课程。每位5000美元,这可不是一笔小费用,整个深圳目前恐怕也只有开放实验室及南荔工坊等少数机构支持员工参加此项培训。然而,曾经也上过这个课程的Kelly说,“我非常希望这些极有天赋的学生参加这个项目,即便他们毕业后不再直接与Fab Lab的事务——我相信他们会受益终身。” (7 March 2017)  ...

经过20小时的旅程(包括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卡塔尔之首都多哈两小时的转机),飞机终于在当地时间3月1日6点降落在爱丁堡机场。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小伙伴们在兴奋之下,并未感到特别寒冷。但是从大巴下车走到下榻酒店的那几步路,却觉出0度上下的难耐了。 说好回房放下行李速速回大厅吃早餐然后去市中心逛逛,却各有各的需求,最后在12点才出了门。途经Oink烤猪店,洪刚大哥满怀热情带领大家一试,原因是Old McDonald has a farm的童谣中,便有小猪Oink Oink的叫声。味道还不错。随后,大家分批次前往Waverley火车站及苏格兰国家艺术馆,途经许多古老的城堡和房子,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非常漂亮。可惜的是才疏学浅,未能悉知每栋建筑的来龙去脉,便也只能赞叹一声,拍照留念了。      就这样,大家最后走到Hacker Lab——爱丁堡的第一家makerspace。Lab的常客,Maker Bee的创始人Costa热情地接待了大家,带大家参观了Lab的各种工具,介绍自己与他人参加的一些有趣的项目,并回答大家的好奇问题。当然,他也希望来自深圳的创客小伙伴们帮他找到一种模块。总体而言,有三点记录。     其一,Hack Lab是典型的社区创客空间。会员自治,会员费25磅一月,工具使用费另算,应是非常低廉的。这些费用是否足以支持空间的运营呢?Costa说,这里没有盈利目标啊。大家就是分摊一下房租,有些工具是捐赠的,若是购买的也可以从使用费收回。几乎就没有别的大支出啦。 二是项目以兴趣为主。Costa眉飞色舞地向大家介绍每年6月举行的爱丁堡划艇赛,要求自制划艇,而获奖的将是——the most ridiculous raft(设计最疯狂的划艇)!去年Hack Lab以空间的吉祥物为外形做了一艘四人脚踏划艇,屈居倒数第二;因此今年摩拳擦掌,力图再创几年前勇夺冠军的辉煌。当然,也有商业性的项目,例如空间所使用的门禁系统便为创客所制,并正在进行商业推广;也有一些上众筹的项目。但是,Costa问及中国是否也有这类荒诞的竞赛,恐怕不多见呢。这大概是歪果仁特有幽默,也不失为making for fun的例证哦! (Source: https://www.list.co.uk/event/203785-edinburgh-canal-festival-and-raft-race/) 三是许多当地人提及的在每年8月举办的爱丁堡艺术节。先引用一段百度百科:“在此期间,观光游客人数达到顶峰;旅店的老板们笑得合不拢嘴;酒吧得以合法延长营业时间,而新开张的酒吧也特别多。全爱丁堡的人都因此而忙碌、疯狂。”所以,就是各种文学、音乐、舞蹈、电影等艺术形式的节目与活动轮番上演,其中也不乏先锋的艺术文化、新媒体与最前沿技术的跨界实践。希望有朝一日能亲历盛况! (Source: https://edinburghfestival.list.co.uk/festival/edinburgh-international-festival/) (1 March, 2017)                        ...

第一站:Makerversity 虽然之前就见过图片,但亲眼见到位于泰晤士河畔的Somerset House(萨默赛特宫)时,还是忍不住惊叹!Somerset House的历史可追溯到15世纪的都铎王朝,18世纪起逐渐与皇室脱离关系,成为各类文化教育机构的家园,它也是英国海军的摇篮。20世纪晚期,Somerset House成为伦敦视觉艺术文化的殿堂,梵高割伤耳朵后的自画像即展出于此。我们今天要探访的第一家创客空间,就是位于其地下室的Makerversity。 Makerversity始建于2013年。正当四位设计师创客对伦敦中心缺乏制造空间感到沮丧时,他们找到了Somerset House地下几层的2000平米废弃空间。Somerset House为空间免去第一年的租金。如此,经过9个月的艰苦翻修,Makerversity正式于2014年初向公众开放,并成为一个容纳200名会员,60个创客团队的创意中心。Marc与Beccy带着我们再次见到Liza,我们一同在Autodesk赞助的“classroom” (The Fusion Lab)坐下。Liza简单介绍了教室的功能后,邀请两位入驻的会员介绍他们的项目。 随后,我们参观了办公空间、3D打印工作室、激光切割机、木工坊等等,另外还有供成长起来的团队使用的两层loft空间。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正进行各种有趣的项目,有些生物医药、服装设计和游戏开发各种类别。 我以为这样的空间一定是有政府或企业伙伴资助,然而Liza解释说完全空间依靠会员费支持。一个不固定工位每月200磅,固定工位每月325磅,而两层小楼每月大约需要2000磅。这个价位乘以200名会员,应该是够了,况且Somerset House也持续为空间提供优惠的房租。 下次再去时,得问问清楚入驻是否有条件,再多采访几个项目成员,譬如他们对租金的承受力。服务应该是挺棒! 第二站:Maker Miles 从地铁口出来,便感觉到与伦敦市中心不同的氛围,甚至有些……凋敝与破败。一路走到东伦敦的传奇Machines Room。个人会员5磅一月,还有专为小型企业、初创公司和组织机构设置的会员,100磅可供最多20个个人会员使用。当然,使用工具会收一定的费用,但是这比Edinburgh Hack Lab还要frugal(节俭);走进木工坊,我们也可以看到储存物料的架子租金也是非常便宜的。有些会员正在从事严肃的创新项目,所以比较介意被拍照。 随后,Machines Room的Gareth带我们去了周边的几家合作伙伴。两家是做儿童科技教育的Sam Lab和Technology will save us。有意思的是一位酷阿姨运营的Lime Wharf,创始人还写了一本有趣的书,希望能够买到。大家在此谈及gentrification的问题,也就是艺术家们让空间变得更有意思,随即却又不得不因房价上涨而离开。最后一家是open desk,构建了一个数字化办公室家具制作的在线平台。 因此,这一块一平方英里之地的工作坊、艺术家及设计师工作室、艺廊、小型工厂等便构成Maker Miles。除了上面提及的机构,周边还有East London Printmakers, The Carpentry Club,伦敦Fab Lab,MakeWorks(在爱丁堡的Maker Assembly见到过),The Cocktail Factory,BikeWorks,以及RCA Design Products等等。 第三站:The Design Museum 4点钟在土耳其餐厅吃过午饭后,我们匆匆赶往今天的最后一站,位于荷兰花园的设计博物馆。起初并未太以为然,但在拍照过程中惊奇地发现Maker一词,再拍时变成Designer——原来是一块滚动显示牌!So,最后一个词是User——他们被看作是设计过程中的三个最重要的主体。展览意图启发人们的思考,如设计师如何应对创客及用户的需求,用户如何消费并影响设计,以及技术与制造领域的革新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可惜只有不到一小时就要下班了,我只有抓紧拍照记录。 而其他小伙伴们更感兴趣的是展出的经典设计作品。大家各种摆拍、鉴赏,久久不愿离去,最后被工作人员温柔地慢慢赶出来。据说这个展览会last forever。这无疑是工业设计、互动设计的绝佳展示,那么这也意味着makers将在历史上烙下深刻的印记吗?  ...

今天的Maker Assembly依旧在Custom Lane举行。来到签到台,发现有Nesta与BC发布的Made in China研究报告可以带走——以前常以它作为中国创客文化影响力的证明,这回终于看到实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