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News
14
archive,paged,category,category-news,category-14,paged-2,category-paged-2,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题目:Maker spaces tour in London 地点:Makerversity,Machine Rooms等 人物:Hello Shenzhen London Team 事件: 今天除了CRL,我们伦敦小组全体采访了其他几个驻地计划参与机构,Makerversity,Machine Rooms等,最后还参观了The Design Museum。 Makerversity由公共办公空间,Workshop实验室和独立的公司租住三部分组成,在很好的地段(Sommersat Palace)占用了大块空间2层,由运营方直接租用使用,采用membership机制,吸纳设计/科技/教育/艺术等创客创业团队,空间运营方只收房租不参与投资,商业模式简单直接。其中,Workshop不仅有Fablab的数字加工工具实验室,还有textile织物实验室,Bio生物工具实验室等,都是由入驻单位参与建立,公共办公的单位可以有偿使用实验室等公共资源。Autodesk公司也对空间提供的资金(具体数字不知道)和建模工具的支持。 Makerversity项目负责人Liza带着大家参观之后还专门请来两个项目进行介绍,一个项目做的是帕金森患者(以及老人等行动不便者)走路的提醒装置,另一个项目做的是Bento Bio生物基因工具箱,两个项目都已经进入产品量产阶段,第一个目标市场更加明确,但个人认为技术方案还需大量实验验证,因为采用的是激光线投影反射的方式,并且要求佩戴在两只脚上(每只脚佩戴一个),是否能适应各种情况需要大量实验,包括不同用户脚的运动习惯,presenter说他们做过各种实验分析过各种情况,这一点说明他们为量产产品进行的技术准备还不错。 基因工具箱,定位为生物创客实验室工具,是否用于生物科学教育presenter并不确定,考虑到PCR+电泳的基因分析方法已经非常成熟,该项目将成熟的技术通过设计放在一个手提箱大小的箱子里,方便使用应该是最大的亮点,是否真能提供足够简单简化的使用方法,以及配合的教学案例,是形成第一波用户和社区的关键,第一波的用户和社区将会帮助形成下一步的市场走向,例如科学教育市场,到时,更加完整的工具和案例就将更加重要。 Makerversity空间处处体现着参与其中的创客人群的英式幽默和细心。例如,这个烟屁股收纳箱,就变成了是选Trump还是Brexit英国脱欧的投票箱;在Workshop木工实验室门口,有一个耳塞瓶,很细心吧。 之后转战Machine Rooms,那里是典型的Fablab加工车间,也是Memembership机制,不过使用大型工具要另外按时间收费,空间还可以支持小规模量产。有一个创客制作的装置和方法很有趣,“塑料瓶重新成型”,收集废弃速率瓶,用粉碎机打成小碎片,越碎小越好,最后通过熔融的方式塑成需要的形状,例如,可以用注塑机,不过需要模具,现场还有一个办法,用于煎鸡蛋或面包片的闭式煎锅,哈哈,身边的东西都可以派上用场,这是创客的哲学。 BC的朋友最后带我们参观了著名的The Design Museum伦敦设计博物馆,有一个巨型的“User/Designer/Maker”动态Logo墙吸引眼球,好像专为欢迎我们的标语,它也是这个主题展览的标语,我用延时摄影捕捉了它的动态变化过程,分享给其他城市的Hello Shenzhen团队。 这个展览基本涵盖了计算机/电子/通信终端产品近几十年的有代表性的产品设计,设计师,创客,大家直呼过瘾。不知道是不是策展人有心为之,苹果和Braun博朗的产品被放在了一起,其他的电视/电脑/电话/游戏机/电子产品被放在了另一处(不过那里展示的耳机收藏中也包括了iPhone耳机),看来苹果设计已经可以归为“独立的一类”。看着这些代表性产品流淌在时光之河里,我的感受是,设计师抑或是创客,要做好1-2件为人们所接受,甚至为大众所接受的作品或者产品,就已经对得起历史和自己了,哈哈,看看那些立体声唱片机,50年代装修的像家具一样的电视机,圆润的剃须刀/收音机,第一款iPod,可以拿起就走的Macintosh电脑(当然得先关机),早期的电脑一体机设计,Nokia6110手机,黑莓早期的键盘手机,既让人惊叹,又让我感到它们的发展着实不容易。 走在回去的路上,注意到一家店的标语“Lets fill this town with artists”, Hello Shenzhen的组织者Vicky,就是那个小女孩说,要不把它改成“Lets fill this town with makers”吧,同意!...

Hannah Steward, 是RCA的Researcher,当她演讲的时候,我完全地不能自拔地被她优雅的举止,富有韵律的谈吐所吸引,她扎着金色的辫子,穿着打扮比较朴素,但仍不能掩盖她高雅的气质,她在说一句话的时候一般先以低沉的音调开头,在语句的重点部分一般会用介词带出重要的词语,在这个时候她的音调会微微升高,但是音量任然保持着平稳甚至比之前更低一点,那个声音一直在我脑子里回荡至今。

当我们询问Hacklab的负责人Costa,问他们的创客空间怎么盈利,后续怎么发展时,他很坦然的回答了题目上的这句话”It is pretty much like a club here in Hacklab”, Hacklab的成员因为纯粹的兴趣而汇聚,纯粹是为了享受make的乐趣,25英镑的monthly membership fee在深圳也只能用廉价来形容了,所收的所有费用用来维护日常开支,工作人员zero income。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其他的几个创客空间。  
从2007 毕业后第一次回到英国,又兴奋又紧张!兴奋的可以通过创客西游与九位不同的创客一起与英国当地的创客进行交流,紧张的是通过创客西遊有机会回英国重拾年轻读书时期的回忆,不知道10年后的英国会变成什么样子。出发了!刚到步英国没有想像中的冷,也可能是因为穿了秋裤的原因,奇怪的是我以前在英国的时候根本不需要穿秋裤但这次英国一行我竟然穿了秋裤,所以我还是被回国后的天气改变了!我开始怕冷。
今天的Maker Assembly依旧在Custom Lane举行。来到签到台,发现有Nesta与BC发布的Made in China研究报告可以带走——以前常以它作为中国创客文化影响力的证明,这回终于看到实物了!
今天慢慢一天的日程安排,从上午九点半到下午6:00左右是Maker Assembly的演讲和工作坊,晚上是传统苏格兰舞蹈。 演讲的嘉宾做的项目都很有意思,而且我发现他们做项目的时候都会很考虑社会的因素,比如说这个东西对当地有怎样的影响?
2017/3/1 我们这群取经者来到了爱丁堡-苏格兰王国的首都。 随便一撇,就能发现,这里与我大深圳最大的不同是:历史。 不是说城市看上去多么没有活力,相反,他们的活跃因子都被包裹在这全是故事的建筑里面。 这个城市每个角落都在向你倾吐他的过往与现在,即便不同年代,却又平易近人,建筑拥有的历史的外壳,现代的内在。 This is juxtaposition.
经历了近20个小时的黑夜飞行,飞机终于在被太阳赶上的那一刻,降落在了爱丁堡国际机场。走出机场,扑面而来的除了零下一度的空气,还有那与英格兰一脉相承的古欧风、棱角分明的白云,以及比深圳过年更为稀少的车与人。虽然多年前在英格兰的求学与工作让我对大不列颠岛的环境已不陌生,但还是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苏格兰更为平静与质朴的气息,以及随后领略到的那份渗透到生活与工作的友善与求真。

地点:Custom HouseEdinburgh

事件:在这两天的活动中,我不停的和很多人交谈,我开始想为什么不把交谈分享给更多人,我开始用视频简单采访我感兴趣的人,在背景嘈杂的活动中想做到这点不容易,还有几个我很想采访的人,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只能让我们的思维碰撞埋藏在我的脑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