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Uncategorized
1
archive,category,category-uncategorized,category-1,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读书时的我痴迷于工业设计概念设计,还有建筑造型设计,有一天慕名去听马岩松在方所的讲座,不曾想到现场密密麻麻的人群,我挤进人堆中,希望能听到点讲座的内容,但是听到的只是附近的人在大谈各种大师和概念,听讲座的心情被打消了,我便走到旁边的畅销书架边,拿起来了一本对我的未来有重大影响的书—《创客》。 在Build Brighton创客空间,一个大叔兴致勃勃的从书包里拿出一只小熊和一堆图纸,说这是他给女儿做的玩具,具有Alexa语音接口,手个嘴是可以动的,可以在他不在家的时候陪伴他的女儿聊天,学习,图纸是项目的电路图,也是他和女儿一起完成的,上面有蜡笔图的电路,还有i/o口的示意图,非常的可爱,他说这个项目是全程和女儿一起进行的,希望女儿也能体会到make的乐趣,顿时我脑海里划过了埃龙马斯克,乔布斯等人的名字。 在Does Liverpool创客空间,一个年轻女生叫Mary,正在试着把代码烧录到手中的esp8266当中,她想做一个可穿戴的灯光互动装置,用于一个艺术项目,她刚刚开始学习嵌入式开发,从网上买来了板子,跟着教程一步一步的在面包板上布下电路和芯片,显然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好在网上的创客社区有丰富的学习资源和开放代码,同时空间里面的也有其他高手相助,应该能让她完成项目。 这两个UK的创客空间,都让我想到了像深圳的SZDIY,SZOIL FabLab也是一个由member互相承担空间开支的创客空间,这里有很geek的人,也有初学者,有成员捐赠的各种设备工具,每周的固定meet up让大家互相分享一周以来的成果,非常的地道。 这次Hello SZ项目快到尾声了,我也离开Liverpool前往London进行最后的项目总结,在Liverpool的FACT我遇见了很多很有创意的人,学习了他们很多的经验,最后顺利的完成了我的熊猫项目,收获满满。 尽管在创客圈子里面摸爬滚打了几年,arduino,rpi,3d打印,quad,python,linux,js也已经玩得挺熟,但这次UK之行任然让我有着强烈的感觉,创客运动的内核并不是把人培养成专业电子&软硬件开发者,而是为有创新能力的人打开一扇门,让他们挥洒自己的创意。...

New England House(简称NEH)是一栋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8层工业建筑,可出租面积超过12万平方英尺(约1.1万平方米)。作为市政府的房产,目前已有60%的区域出租给创意产业(尤其是数字媒体产业)、餐饮、零售、建筑及营销企业等。正是这种有趣的商业组合,加上廉价的房租及弹性租约,使其特别受到初创及成长中的企业的欢迎。 9点15分,在Spacemaker的负责人Matt的带领下,我们开始比走马观花好一点但也没充裕到能坐下来谈(除了在Fusebox)的参访,每家15分钟。第一家是面包厂Real Patisserie。简单寒暄后,负责人Alex请我们穿戴上防尘衣帽,一同去参观生产车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成袋的面粉、巨型的面包架及烤房。这个点大部分面包都已经生产送到5-6家自营面包店及一些咖啡馆。工人看起来并不多,从揉面、切面、卷面都是自动化,不过卷好的面团需要人工放进烤箱。Andrew问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这些工人是直接按照指南操作机器的,还是也需要个人的经验决策?”Alex说,经验还是很重要的。譬如室温控制一直是个问题,此时就会需要工人依据经验来决定面团是否发酵完成。   第二家Reilly Cycleworks/frame school,是一家高端自行车定制工作室,有时也举办一些工作坊。一台单车价格大约5000磅,看到出主人非常自豪,因为表述中“很多不懂自行车的人在生产自行车……” 第三家Aerostrop是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业务包括航空、能源以及艺术项目。很有幸在这里见到两位热情的中国小伙伴,因此第二天一起吃饭时听到很多老板的八卦。主人Chris一看就是艺术家(员工评价还是话痨),以为他是法国人,不想是公司唯一的英国人。公司成立有10来年,搬到NEH也有9年,具体项目有风力发电机扇叶设计、艺术装置技术支持以及一些纯属爱好的风力火箭帆船制造。据说最痛苦的就是艺术项目:艺术家们灵机一动,工程师们就得重新建模改图纸。另外,法国人和德国人的办事风格也被比较一番。据说法国合作伙伴有点随意……而德国人则非常较真,确定一切细节再动手。公司在NEH另有一间实验室。当时Andrew说哇我们去看看;Chris赶紧说,啥也没有啊。出来时Matt说那间实验室肯定有top secret(最高机密),因为有看到他们公司的人穿着白大褂进进出出。向中国小伙伴求证:机密还真的有。 第四家是Fusebox加速器,与Wired Sussex及布莱顿大学共同致力于数字中小企业的成长,小有名气的创客教育机构MakerClub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隔壁另有个空间也已租下,正在两边打通,一边是固定工位,另一边是活动区,这样就不用一有活动就要挪桌子了。   第五家是Jenny King刺绣工作室。主人低调地向我们展示了她们为大牌设计如Vivienen Westwood提供的刺绣作品。小小空间放着四台人力刺绣机,另有一台数字刺绣机正在工作。Jenny说她们的作品大多是单件或是小量生产,数字刺绣机只能承担20%的工作,其他就要人工完成。人工刺绣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也更受客户欢迎。 途中,我们还经过几家聚在一起的木工坊,为聚会和活动设计艺术科技装置的Harvey and John/Guineapig,提供各类绘画工作坊的Draw,以及一些摄影、动漫工作室。一开始我很惊讶创客空间/创客工作室也可以以聚集的形式存在,但参观后感觉这倒比较像国内的创意产业园区。他们自己也说是a mixture of creative business和workshop。大概英国的创客文化早就与创意产业交织在一起,如crafts、fashion、software design等等。    最后,致敬可亲高效的Matt,在Hello Shenzhen Hello Fab Lab之夜见过后就张罗着tour de NEH。他的Spacemaker是一家空间再生策划机构,在NEH也策划过“电梯的一天”,“空间的延伸”等项目。近期他正在向市政府建议成立一个非盈利机构来将NEH重塑为公共的、社区运营的形象,也包括设置餐厅、公共生产空间等。感觉国外比较纯粹的创客确实挺counterculture的。   ...

早上约好和国内的团队解决Workshop准备中遇到的问题,大家在轻松的气氛中找问题想办法,问题也解决了,为什么会感到很轻松呢,我觉得和我这段时间的体验有关,遇到问题和小挫折本来是前进路上正常的事情,如果焦急的应对,那就只能得到焦急的结果,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手忙脚乱中误打误撞的烧糊的东西,心态很重要,团队内部,和外面的交流,一切应该在积极和平稳的心态下进行。这也是英国之行的收获之一吧。 今天终于想起来多穿件衣服,前几天的降温,冻得够呛却一再不知冷暖。中午有Workshop,晚上有在Cocoon空间的总结演讲(预演),不过轻松的心态下,一切都好像早已有了解决,只是还没有写出来。 吐吐槽,英国的快递(还有隔夜递业务)真的不给力,导致workshop只能采用Plan B,不过也会很有趣,动作识别,要让来的人亲自试试这个过程,尽管还不完美,这里的人对不完美的事情也很有兴致! Edge AI身边的人工智能工作坊很成功,这么说是不是因为有很多人参与,不是,其实只有不到10个人(不算自己人),但是大家很投入的了解细节,亲自尝试,Holly是第一个,然后是David,Shuyang补试了一把,Nick,Joel和David对各种细节刨根问底。我们在一遍遍的尝试中,找问题寻方法,尤其是人机直接如何交互的问题和解决方法。从内容和厚度上,这的确是我想要的工作坊,早知不用精心准备,可以更早的开始。 晚上的演讲开始前,开始半小时冲刺ppt,我现在很喜欢这种高效率的方式,讲故事,讲人的故事,不仅观众爱听我也爱讲,讲太多makercollider做什么不如讲我问到的每个人对AI的看法,就像是一次次采访的总结。U o这几天,还从设计师那里学到影像和简洁设计的重要,做起ppt讲起ppt就更加简单生动了。果然感觉不错,因为那里面的每个人,他们的名字,他们做的事情,他们的想法,都刻在我的脑海了,好生动好生动啊!谢谢创客西游!  ...

早上和intel负责创新业务的同事开会,涉及机密不说了。 Crisie负责Makerversity的对外合作,上午热情的她和我开始勾画今后我们的合作,不仅仅是我们之间,而是中国的创新人群和这里的合作。第一个,一起开启一个合作项目,“Let’s make things in AI”,我们将人工智能的工具和方案交到设计师的手里,让他们(和我们一起,或者他们自己)找到人工智能在我们未来生活中的位置和应用,我们需要活生生的AI的故事,就像那个可以让义肢更好的服务需要它的人的故事。第二个,Andre和我在考虑的presential robot,可以让更多的创新者尝试构建遥远的彼此深度感知的环境。第三个,MV和MC两个大M建立从members到projects的合作关系,每年一次的创客西游的结束应该是合作的起点,我们有信心有内容这样做起来。 昨天认识的Nick今天带来了他的老板Martin,我把杨漾也叫上,毕竟话题是创新教育,machido尽管还是一家小公司,但套件和课程做的已经有声有色。Martin尤其对Intel Curie和如何用在教育和课程上有兴趣,他要去接小孩,周四继续聊。 中午,抓紧时间和家人通话,小木还谈了几首刚学画的简单曲子,我已经拉下几节课,回去要追赶了! 今天有一个小插曲,下午和Vicky,Savio,九州,杨漾,莎莎一起去西敏寺转转(推迟了好多次,终于抓空成行),西敏寺早早就关门了,我们只得在院子里转转,知道牛顿,莎翁的墓都在这里(是在教堂里面),却只能绕着教堂转,门口排起了队,一问是Daily Service唱诗,我们也排上去,进到教堂,一眼就看到那个象征星空和宇宙的圆球,那时牛顿大师的墓,落座起立聆听唱诗,这是一次别样的西敏寺之旅。 晚上参加一个在city college举办的IoT聚会,白葡萄酒也把我醉倒了,可我还是开始准备明天的Workshop,可以真实一塌糊涂,抱歉,明早继续吧!...

今天上午会面的两位都是极具创客范儿的,做自己的事情让别人去那个吧。第一个是Tom Armitage,喜欢做音乐相关的硬件装置,例如,最近的作品是一个叫Twinklr的交互音乐盒,可以编辑乐谱和音效,转到把手发出旋律,我说为什么不做一个iPad应用,他不以为然的说那是没有感觉的东西,我们需要转动把手产生音乐,这几天接触了几个音乐的故事,也被他们感染了,好像他们说的是对的,音乐和音乐的产生需要实在的感觉,就像是那个在特拉法尔加广场弹吉他的家伙,一把漏洞的吉他在他手中也那么有力量。我和Tom谈到Curie和我们正在进行的“Let’s make things in AI”的项目,这个项目旨在将AI介绍给设计师和开发者,让他们用AI的工具和思考方法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给出新的设计。Tom对小巧的Curie模块很有兴趣,对Arduino101没有太多感觉,因为他觉得设计师应该不想看到一个裸的电路板,他们喜欢直接能用的东西,这样可以将注意力放在设计和创意上,而不是电路板的使用方法和问题上,我特意录制了一段视频,让他解释这个。顺便说一句,Tom现在是freelancer自由创客,不过在接软件项目,一来愿意做软件二来收入不错。第二个见到的是Nick,一个machido工程师和自由创客,他们很多人都有两个甚至更多的身份。Nick利用业余时间在做一个沙画机器人,这是我称呼的,其实使用让这个机器人按照你的创意画沙画,他一直在改进结构设计。另外,http://www.machido.com/这个网站的javascript交互很有趣,毕竟是一个儿童硬件网站,做的交互生动很重要。我和Nick也探讨了将Curie和AI,模式识别用在小朋友教育的方法,希望这些讨论可以影响machido的产品和课程创意。 Andre,就是上周三见到的想和我们一起做机器人的设计师,约我中午聊聊进展,他利用周末写了几页ppt来推进presential robot存在机器人的创意。这些设计师,一旦想要做什么,他们会推着你走,就像被他们的客户推着走一样,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节奏。 下午,其实是在吃午餐之前,我把在地铁上想好的讨论提纲列了一下,不知道是在吃午饭钱还是之后和Liza聊聊,几件事,从“Let’s make things in AI”,presential robot到网站。明天还要和makerversity团队的Christy继续讨论合作事宜。 另外,早上从深圳传回的消息,Jeff同学在找的一块小屏幕深圳就有供应商,这肯定是他希望听到的。我们的合作已经开始。 David同学也传来了他的ppt,解释了音乐腕带是什么,瞧瞧,又是一个做音乐的,我让他在录制一段那天表演给我看的拍拍打打音乐,这样更有故事。故事和情怀,占据了这次的英伦之行。  ...

认识开源轮椅项目(三)轮椅定制专家Dan 程康 时间:2017年3月 地点:伦敦Machines Room 为了更好的做好这个开源轮椅的项目,Rachael邀请了轮椅定制方面的专家Dan先生,Dan先生的公司是一个提供定制轮椅的公司,也是一个创新公司,公司1997年便成立了,非常注重对客户的个人服务和细节关注,尤其是在定制座椅方面。除了提供普通的定制轮椅,还有为全球范围内运动员提供专业的竞速轮椅,从而帮助了很多运动员在残奥会上拿到奖牌。Dan先生为每一个客户提供全方位的定制服务,没有大规模生产,没有标准的宽度或角度,这样虽然增加了成本和交货时间,但每位客户都可以得到真正的量身定制的服务,包括量身定制的座椅。 Dan先生很开心地为我们介绍了定制轮椅的一些事情,包括在制作过程中需要注意的许多细节,他对于结构和机械工程非常有热情,他做的产品也涉及到了很多学科的知识。    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我们进行了很长时间的交流,我和Gareth以及Molly都提出了很多问题,Dan先生的回答都非常专业,交流到后面,我们开始讨论这个项目的方案, Dan先生便开始在白板上画草图,我们也参与其中不断提出建议进行探讨,包括如何加固连接件,如何确定3D打印零件的结构,如何让座椅能够进行快速的移动和调整,这方面我们借鉴了自行车座椅的调整方案,这个可以设计可打印出来,并通过螺丝进行锁定。我们主要探讨了这个定制轮椅的框架结构,连接件的结构,还讨论了轮椅的靠背,座椅,脚踏板,前后轮位置,高度角度厚度等等一系列问题,确保轮椅结构合理而轻便,使得3D打印的结构件也能满足使用要求。 ...

认识开源轮椅项目(二)3D打印轮椅部件 程康 时间:2017年3月 地点:伦敦Machines Room 今天,我们开源轮椅项目成员开了会,制定了近期如何完成一个新的开源轮椅的设计以及制作方案和时间规划。Disrupt Disability项目创始人Rachael的思路是这个轮椅是为达到低成本和定制化,所以的这个开源轮椅需要模块化设计和组装,可以用一个连接器把所有不同的部件连接起来,比如不用的轮子,不同的轴距,不同的轮轴长度,以及不同的座椅、靠背、脚踏板等等,这些部件都需要模块化而且通过统一的接口连接到这个Hub上来,组成一个可用的低成本定制化轮椅。对于这个Hub的外观,Rachael的想法是希望是一个球型。 于是,我首先需要设计一个连接器,也就是一个Hub,这个Hub有两个基本的功能,一个是能把其他部件结实地稳固在一起,另一个就是可以对模块实现迅速的拆装。我们思考和探讨了很多方案,比如利用利用现有的标准快拆件等等。最后我们确定了一个方案,用弹簧钢珠锁扣的方式来实现模块化部件的连接拆装,外观也用球形来做,这样也比较美观。 确定了支个方案之后,我用电脑画的草图很快就出来了,我先用3D打印机打印了一个缩小到三分之一比例的模型,打印的时间很快,3个小时就打印好了,大家看到实物模型后,继续讨论了下一步计划和方案。我们采用的是Ultimaker 2系列的3D打印机,在英国这边的我们见到的很多创客空间里面,有3D打印的几乎全部配备了Ultimaker系列的3D打印机,少部分有其他的3D打印机。Machines Room里面3D打印机的使用频率也非常高,确实也很方便,能迅速的把电脑里面的三维模型图打印出来,方便人们直观的进行观察判断以及测试,以便迅速的修改迭代和确定设计方案。...

Machines Room之遇见3D打印“开源之父” Adrian Bowyer博士 程康 时间:2017年3月9号 地点:伦敦Machines Room 入驻Machines Room空间以来,越来越感受到它的魅力和Disrupt Disability这个项目的吸引力,Disrupt Disability这个项目由于其公益性和开源性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和参与,上午的时候,3D打印“开源之父” Adrian Bowyer博士也来参观了解Disrupt Disability这个项目,Molly对空间和项目作了介绍。一同来参观的还有RepRapPro China的创始人张荣升博士,还有研究光固化3D打印材料的唐天博士,以及UniMaker创始人杨漾和柯莎雪等等。 2005年,当时担任英国巴斯大学机械工程系的讲师Adrian Bowyer博士成立一支研究开源3D打印技术的团队,并于2008年成功发布全球首款开源的桌面级3D打印机RepRap。他将机械设计图纸、电路图纸、控制源代码等无偿放到了网上供任何人免费下载。这一开创性的项目,使得原本动辄数几十万元的3D打印机降至现在的几千元甚至3000元以内都能买到一款不错的桌面级3D打印机。而听说Disrupt Disability这个项目也是一个开源轮椅的项目,Adrian博士非常感兴趣,和大家探讨了很长时间。 因为这个开源轮椅项目里面包含了轮椅设计图纸可用来分布式制造,图纸里有很多的部件是用3D打印来完成的,而目前广大的创客和个人用户大都使用的是桌面FDM技术,而这项技术正是由Adrian博士的RepRap项目推动世界范围内创客开源3D打印机运动而发展和普及开来的。由于其低成本和操作易用性,桌面FDM 3D打印机逐渐成了全球创客空间的标配,但同时FDM技术从成型材料和原理上又有其局限性,比如速度精度和材料强度局限等等,Adrian博士便和大家讨论了用FDM技术制作实用轮椅部件的适用性问题,张博士也提出了现在FDM也不局限于ABS和PLA这些材料,还有别的属性的材料可以尝试用来打印轮椅部件,比如用TPU柔性材料可以尝试打印轮椅原来的柔性和橡胶部分,PEEK材料以及其他特种工程塑料还有改性的更强的材料可以尝试用来打印轮椅的受力件等等。 正是这种开源精神、创客精神才使得RepRap项目如此成功,相信Disrupt Disability项目亦会因此而创造更多价值。...

"Don’t try to understand Alex’s code, it’s a waste of time for beginners, they’re all off record." "不要试图理解Alex的代码,浪费初学者的时间,他的代码在教程上都没有任何记录。" So, remember my first day of residency when I met Alex McLean, the live coder who wrote the programming language TidalCycle and as my final project we’re playing a set together...

与Andrew头脑风暴一上午,简单午餐后,苏塞克斯大学科技政策研究所(SPRU)的Adrian Smith教授与Cian O’Donovan博士如约来到Lighthouse。Andrew和我将参与其课题“数字制造技术背景下手工艺及编码行为研究”的方法论实验。 他们用的是Q方法。Andrew和我既非匠人也非码农,所以我们的数据不会被纳入最终的分析中,而是测试方法设计是否有效及如何完善。之前,Cian已把项目介绍链接发给我。Adrian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及项目,我也表达了对SPRU的久慕、对创客研究的兴趣来源以及当下关注的节俭创新、社会创新。Adrian听后表示我们的研究有许多交叉之处,希望实验后能详谈呢。 实验开始。我们四人分为两组。Andrew和我分别被给予42张卡片,每张上面都有一句意见陈述,如图片上的“与其他创客合作使用数字制造技术让我更具生产力”,另外还有“我认为数字制造技术将会让手工艺消失”、“我认为政府必须大力支持提供数字制造技术实践的空间”、“就我的经验,我认为数字制造技术将振兴英国的制造业”、“将我的作品在线发布能带来更大的受益”、“爱好者与创业者在一起工作对双方都有利”以及“爱好者与创业者在一起工作会产生矛盾”等等。 第一步,Andrew和我分别将卡片分为三叠:同意,不同意或中立(不确定)。这倒不难,我们很快就分好了。Adrian和Cian也询问了我们对卡片有什么意见。 第二步,Adrian和Cian分别拿出9张计量卡,从-4强烈不同意到+4强烈同意,请我们将三类卡片再分成9类。这就有些难度了,9类太多了,很难讲我们是-3不同意还是-2不同意啊——5-7类就够了……吧。我们从之前的同意或不同意两级开始分类,然后再将中立分类,此时发现自己对先前不确定的卡片有了更明确的意见,并倾向于将它们至少分到-1或+1一栏下。抬头一看,Andrew和我一样0下没有卡片,Andrew说0看起来没什么用……总要有点倾向嘛。同意!   一番“艰难”抉择后终于完成,Cian也追问了一些意见。以为游戏结束,结果Cian拿出第三步解释图:我们必须把现有的卡片整理成梯形,也就是如下结构: 小伙伴们惊呆了——之前我们都没有0啊,4倒有好多张。Andrew率先动起手来,我也听到Adrian说在这个阶段可能就不是我是否同意,而是什么最重要了。我也赶紧从4开始动手,但是许多的4挪到许多的3,然后又要一起读一篇再决定,太费时间了。我又从比较少-4开始,这样稍微顺一点。到了中间这一栏就觉得更难了,必须找出最不重要的6张。我不由地问Cian为什么要按这个模式归类,有些迫使我改变主意呢。Cian说因为将会有40个人参加试验,所以要按既定模式来对比大家的选择。1小时时间到我还没有完成。我也可以放弃因为这只是方法测试,做不完可能说明卡片太多了。但是,放弃不是摩羯的风格,所以,我又用了10分钟完成测试。Yeah! 只是Adrian有事先走了,我们没能讨论一下我的方法论困惑,因此约了下周二去拜访创新研究圣地SPRU。在实验过程中再次感受到研究方法论的过程严谨性。百度搜索了Q方法,也发现有些争议,譬如我们只能通过对现有意见的归类来获得我们自己观点;当然除归类外我们也被鼓励指出卡片未能涉及的内容或是陈述模糊指出,或可弥补上一缺陷。但是还是可以多了解这个方法,甚至试验一番。至于如何获得42张卡片上的陈述,为什么要42张以及为什么遵循当下的排列格局,下次见面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