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henzhen | Uncategorized
1
archive,paged,category,category-uncategorized,category-1,paged-4,category-paged-4,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_grid_1300,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题目:Maker spaces tour in London 地点:Makerversity,Machine Rooms等 人物:Hello Shenzhen London Team 事件: 今天除了CRL,我们伦敦小组全体采访了其他几个驻地计划参与机构,Makerversity,Machine Rooms等,最后还参观了The Design Museum。 Makerversity由公共办公空间,Workshop实验室和独立的公司租住三部分组成,在很好的地段(Sommersat Palace)占用了大块空间2层,由运营方直接租用使用,采用membership机制,吸纳设计/科技/教育/艺术等创客创业团队,空间运营方只收房租不参与投资,商业模式简单直接。其中,Workshop不仅有Fablab的数字加工工具实验室,还有textile织物实验室,Bio生物工具实验室等,都是由入驻单位参与建立,公共办公的单位可以有偿使用实验室等公共资源。Autodesk公司也对空间提供的资金(具体数字不知道)和建模工具的支持。 Makerversity项目负责人Liza带着大家参观之后还专门请来两个项目进行介绍,一个项目做的是帕金森患者(以及老人等行动不便者)走路的提醒装置,另一个项目做的是Bento Bio生物基因工具箱,两个项目都已经进入产品量产阶段,第一个目标市场更加明确,但个人认为技术方案还需大量实验验证,因为采用的是激光线投影反射的方式,并且要求佩戴在两只脚上(每只脚佩戴一个),是否能适应各种情况需要大量实验,包括不同用户脚的运动习惯,presenter说他们做过各种实验分析过各种情况,这一点说明他们为量产产品进行的技术准备还不错。 基因工具箱,定位为生物创客实验室工具,是否用于生物科学教育presenter并不确定,考虑到PCR+电泳的基因分析方法已经非常成熟,该项目将成熟的技术通过设计放在一个手提箱大小的箱子里,方便使用应该是最大的亮点,是否真能提供足够简单简化的使用方法,以及配合的教学案例,是形成第一波用户和社区的关键,第一波的用户和社区将会帮助形成下一步的市场走向,例如科学教育市场,到时,更加完整的工具和案例就将更加重要。 Makerversity空间处处体现着参与其中的创客人群的英式幽默和细心。例如,这个烟屁股收纳箱,就变成了是选Trump还是Brexit英国脱欧的投票箱;在Workshop木工实验室门口,有一个耳塞瓶,很细心吧。 之后转战Machine Rooms,那里是典型的Fablab加工车间,也是Memembership机制,不过使用大型工具要另外按时间收费,空间还可以支持小规模量产。有一个创客制作的装置和方法很有趣,“塑料瓶重新成型”,收集废弃速率瓶,用粉碎机打成小碎片,越碎小越好,最后通过熔融的方式塑成需要的形状,例如,可以用注塑机,不过需要模具,现场还有一个办法,用于煎鸡蛋或面包片的闭式煎锅,哈哈,身边的东西都可以派上用场,这是创客的哲学。 BC的朋友最后带我们参观了著名的The Design Museum伦敦设计博物馆,有一个巨型的“User/Designer/Maker”动态Logo墙吸引眼球,好像专为欢迎我们的标语,它也是这个主题展览的标语,我用延时摄影捕捉了它的动态变化过程,分享给其他城市的Hello Shenzhen团队。 这个展览基本涵盖了计算机/电子/通信终端产品近几十年的有代表性的产品设计,设计师,创客,大家直呼过瘾。不知道是不是策展人有心为之,苹果和Braun博朗的产品被放在了一起,其他的电视/电脑/电话/游戏机/电子产品被放在了另一处(不过那里展示的耳机收藏中也包括了iPhone耳机),看来苹果设计已经可以归为“独立的一类”。看着这些代表性产品流淌在时光之河里,我的感受是,设计师抑或是创客,要做好1-2件为人们所接受,甚至为大众所接受的作品或者产品,就已经对得起历史和自己了,哈哈,看看那些立体声唱片机,50年代装修的像家具一样的电视机,圆润的剃须刀/收音机,第一款iPod,可以拿起就走的Macintosh电脑(当然得先关机),早期的电脑一体机设计,Nokia6110手机,黑莓早期的键盘手机,既让人惊叹,又让我感到它们的发展着实不容易。 走在回去的路上,注意到一家店的标语“Lets fill this town with artists”, Hello Shenzhen的组织者Vicky,就是那个小女孩说,要不把它改成“Lets fill this town with makers”吧,同意!...

[video width="960" height="544" mp4="http://helloshenzhen.org/wp-content/uploads/2017/03/WeChatSight12.mp4"][/video] 穿过一条条飞舞在空中的耀眼的线条,我走到一片“空地”,想想该画点什么好呢,画一辆机车怎么样? 貌似有点复杂,那就画一架飞机吧。 拿起“画板”,即VR手柄,抬起右手上的“画笔”指向左手的画板,笔上伸出了一条虚线延伸到画板上,画板的旁边延伸出一个显示窗口实时的反馈出被选择的颜色,点下“画笔”上的按钮,我选择了一个色温偏冷且亮度较高的蓝色,便把画笔伸向漆黑的空中,扣下按钮,在空中继续挥舞手臂,很快就勾出了一个喷气式客机的截面,我把头凑近线条,调整了一下观看角度,发现收尾的时候两条线并没有连接在一起,但是侧面看却是完整的图形,这种立体视觉上的差异甚是奇妙。 不用一会,一架飞机的轮廓就基本上勾勒出来了,我还在底下附上一条跑道,看似一架飞机要降落的场景,作品完工,摘下头盔,旁边的FabLab主管Lawrence对我笑着说“Nice Plane”。 来利物浦之前我简单了google了一下,说利物浦的人普遍热情开朗,同时富有创意,Lawrence就是典型,他带着我和David哥转悠在lab的各个角落,从高端的带颜色的sls三维打印机,到带金属颗粒的打印材料,再到他们做的各种创意作品,都是非常的新颖的设计,包括扫描并打印每个人的笑脸,还有打印出来的也在这个学校里面的另外一个叫Facelab做的通过对骨头进行分析并还原最后相貌的神诞老人原样,然后他继续跟我描述他的使命,就是把Liverpool做成Fab city,通过他的Fablab向城市输出创客精神,鼓励更多不同的人加入,最终建立一个城市的完整的送构思到最终产品的城市生产线,这个构思非常精妙。 今天顺利的找到了我的进驻场地,FACT Gallary,Director Mark,我们的Hellow SZ领队David与我,我们三个人进行了深彻的交流,有趣的是David与Mark都是CS专业出身,却共同更加承认艺术与设计的价值,是未来的主导,随着摩尔定律的停摆,也许就是逼平创意的时候了。...

As titled. So all the fun and observation I made at the Makers Assembly was futile.  JK, I can still write:) My jet lag was calling me to the other side of awareness during speeches except some of the most intriguing ones, and without the record, I...